第二千零七十七章 就是这么霸气(1/3)

    这一番话下来,张文灌是一脸尴尬,自惭形秽,韩艺不带军队回来,那绝对绝对是高风亮节,他说他是为国家着想,你根本就无法反驳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自私一点,以他在西北、吐谷浑的名望,以他的财富,他绝对可以翻江倒海的,自立为王是最基本的,其实很多贵族经常做这种事,他还是一个田舍儿,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,这的确减低了爆发战争的风险。

    李灵夔突然道:“可是这个计划,与尚书令所言,似乎有些矛盾,你这不是要改朝换代么?我李唐的江山怎么可能姓武?”

    韩艺笑道:“鲁王,打个比方,这丈夫去世了,由妻子持家,这个家难道就会改姓?还是说这家里的一切都是属于这个妻子的?我不记得律法是这么规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韩艺道:“这个制度还是叫做《临时约法》,皇后只是以先帝的妻子,太子母亲的名义出来暂时主持政务,她还是皇室的人,不是武氏,上面已经写得清清楚楚,我们只是给予她一个合法的地位,但正统还是太子,太子是一定要即位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这情况,将太子推上去,等于是将太子架在火炉上烤,万一国家乱了,太子还得背负起这亡国君的罪名,遗臭万年,这对于太子也太不公平了。其实我们都知道,如今这种情况,由皇后继续主持政务,对于这个国家是最好的安排。但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一点,就是将权力给封锁起来,不能让皇后掌握无上权力,不能让任何人掌握这权力,因为这是太子的,其实说得直白一点,门下省的作用就是在守护着太子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道:“不瞒各位,这个计划不是我想出来的,是崔戢刃他们想出来的,我原本也是有一些反对的,因为这么一来,我的权力也被削弱,我立下这么大功劳,结果一回来,不但没有升官,反而削减了我的官职,但是他们告诉我,我如今乃是当朝第一人,如果不削弱我的权力,这个《临时约法》就没法执行,因为你们,皇后、太子都不会放心,因此我选择了妥协。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,就是保证李唐的江山,并且让每个人都放心,不再引发内战,且不让任何一个人丧失性命。

    如果你们哪一方愿意妥协的话,这个方案可以立刻废除,但是你们不愿意,这就是大唐最后的方案,如果你们连这都不答应,大家就回去准备三日,然后开战吧,这事不能再拖下去,因为没有任何意义,迟早也要开打的,但是我不会帮你们任何一边,你们都这么自私,那我也得自私一点,就看鹿死谁手。”

    契苾何力、薛仁贵同时挺了挺腰板,表示自己是支持韩艺的,治国我们不行,打仗的话,只能说一句,除韩艺之外,在坐的各位都是垃圾!

    张文灌他们与慕容宝节他们都有些心虚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真到这一步,他们谁都感到有些害怕,这打起来,那只能听天由命,什么都不可能保证,没有谁有把握必胜。

    韩艺又道:“当然,如果你们认同这个计划,只是对其中的一些条约感到担忧,认为会威胁自己的生命,那是可以提出来的,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,就是保护我们每一个人,包括皇后和太子。”

    双方都显得很挣扎,这么一来的话,权力都给封锁起来了,谁也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对于每个人而言,都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 慕容宝节首先扛不住了,道:“好!我答应。”

    张虔勖、梁建雄也都点头表示支持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他们认为比起开战,这个计划显然要好那么一点点,开战的话,那就是成王败寇,与张文灌他们单挑,他们还不怕,但是突然加入韩艺这个因素,心里也没有任何把握。

    但是张文灌他们还是有些挣扎,毕竟他们的信念就是要太子即位,这是最基本的,延期十年,是他们从未考虑过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考虑过太子的感受。”张文灌说话时,这泪水都快要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尚书令第一个告知的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只见李弘突然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大家皆是一惊,倏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李弘笑道:“尚书令最先是征求我的同意,如果我不同意,他不会拿着来与你们商量。”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道:“如果你们不答应的话,我会感到非常失望,因为这就证明,你们根本不是忠于父皇,忠于我,忠于大唐,而是为了自己的权利。记得当时战争爆发时,我们拼劲全力,保护住了中原的百姓,没有让百姓生灵涂炭,而如今战争已经取得胜利,我又怎会忍心让天下百姓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张文灌泪水顿时流了下来,跪在地上,哭诉道:“是臣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上官仪也跪了下来,道:“臣有亏先帝,有亏殿下啊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,就是因为他们太急于让李弘即位,迫切的想要报答李治的恩情,因为他们都是突然知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