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七十八章 皇后,我想做个闲人(1/4)

    韩艺离开了,但是他留下了那道奏章。

    武媚娘偏目凝视着那道奏章,过得片刻,她又伸出手,拿起那道奏章看了起来,是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,她突然喃喃自语道:“他会如此便宜我?”

    她方才将奏章扔下去,确实是因为不合理,但是不是条件对她太苛刻,而是对韩艺太苛刻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一定程度上封锁了军政和财政,但是她拥有绝对行政大权,这里面还是有很大操作的空间,至少比当初临时约法要好一万倍,那临时约法都快将她限制成一个办事人员,至于什么十年期限的话,如果她获得无上权力,这统统都是屁话,如果她没有得到无上权力,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不有必要去争取下个十年。

    反倒是对韩艺不太好,韩艺受到的限制,可比她大得多,因为韩艺原本可以获得的更多,毕竟韩艺现在占着主导地位,但要说韩艺高风亮节,她还真不相信。

    她认为这里面一定是有阴谋的,她想试探一下韩艺的底线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惜,她并未成功,面对韩艺时,失败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“混小子!”

    干!这时候谁还敢这么称呼我,不要命了么?韩艺刚来到皇城,忽闻一声叱喝,当即就怒了,猛地一回头,正准备虎躯一震时,立刻是一脸谄笑,“老丈人,真是巧啊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杨思讷。

    杨思讷打量了他一下,道:“你堂堂尚书令,怎么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!老丈人,你这是什么话,小婿一直都是光明磊落的。”韩艺一脸委屈,暗道,我本来想散发一下王霸之气的,结果偏偏遇到你老人家,真是尴了个尬。

    杨思讷轻轻哼了一声,道:“我懒得听你的胡说八道,你赶紧去将皇城外的那些人给我赶走,这事是你惹出来的,你应该负责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以来都是采取中立的方式,韩艺虽是他女婿,而他手握禁军,但是他也没有说,去与韩艺去交流这些事,因为在他心目中最重要的还是杨家,韩艺只是他的女婿,杨家其中的一位女婿,所以他绝不会跟着韩艺去赌这一把,他只会做出对杨家有利的选择。

    韩艺愣了下,道:“老丈人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思讷鼓着双眼道:“你不知道自己去看么?”

    “啊...哦,哦。小婿这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如今皇城之中,敢这么训韩艺的,也就是杨思讷。

    韩艺还朕不敢回嘴,急忙忙赶到皇城的南门前,只见上百人跪坐在南城门前,凝目仔细一看,发现全部都是长安有名的儒士,心里立刻明白过来,那边张文灌肯定已经跟这些人商量过,打算做出妥协,肯定会有人不答应,且不说是谁来当权,光这门下省制度,就已经伤害了传统势力的权利,张文灌还是不能够代表所有的人,但只要张文灌他们妥协,剩下的人韩艺也不害怕,因为朝中已经没有人带头。

    见对方都是一些老儒,韩艺是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。当然,还是有一队禁军主动护在他的周边。

    “尚书令!”

    “尚书令来了!”

    “尚书令,如今太子安在,怎能将高祖、太宗打下来的江山,交予一个女人管理,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,我们是决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这些士大夫一看韩艺出来,立刻就围了上去,对着韩艺就是一顿口沫横飞。

    韩艺静静的听着他们入怨妇一般的抱怨,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那些老儒见韩艺不出声,只觉索然无趣,渐渐得安静了下来,气喘吁吁的看着韩艺。

    韩艺这才冷冷的扫视他们一样,然后微笑道:“你们以为我想这样么,都是你们这些人给弄成这样的,你们还有脸来我面前抱怨。”说到这后半句时,他声量陡然增高,还将那些老儒们吓得一怔。

    韩艺怒不可遏道:“我们在前线拿着性命去与敌人拼杀、搏斗,这生死存亡都在一线之间,为得是什么,为得就是这个国家,为得就是不让中原百姓遭受战火的摧残。而你们呢?这战争都还没有结束,就开始闹腾起来,导致朝廷、民间都面临分裂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儒据理以争道:“这如何能够怪我们,是他们先闹的。”

    韩艺道:“他们不是武夫就是商人,你们可都是读书人,为何你们不能以大局为重,推卸责任的时候,就人人平等,争权夺利的时候,就说商人卑微。你们都是读书人,为何连‘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’的道理都不明白,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,这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,否则的话,大唐必亡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样我大唐就不会亡了么?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声若洪钟,鼓着老目,厉声喝道:“这自古以来,女人与商人就不能够干政,若有其一,必生祸端,而你们倒好,不但让女人掌管天下,还让商人参政,若是如此,国家必亡。”

    其余老儒纷纷点头,表示赞成。

    韩艺听得都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尚书令何故发笑?”那老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