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(1/4)

    萧府!

    水汽弥漫的浴房内是歌声袅袅。

    “......萧无衣站在峻峭的岸上,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......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坐在浴桶内,一边用她那修长、白皙的手指玩弄着飘在水上的花瓣,一边轻快的唱着。

    而韩艺则是坐在她身边,听着悦耳的歌声,静静的看着美丽性感的娇妻,眼中满满都是柔情,心中也觉得快活无比。

    歌声突然戈然而止。

    萧无衣美目一瞥,问道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韩艺一怔,温柔的将她搂了过来,笑道:“当然是在看我最心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抿了抿唇,问道:“你为何要写这首歌?”

    韩艺道:“这种歌只能由心而发,如果是为了为何,那就写不出了!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其实我在吐谷浑的时候,内心是非常愧疚的,因为我曾几次答应你,要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,但是屡屡失信于你,因此当时我就在想你在长安一定非常思念着我,正如我思念你一般,因此我才做了这一首曲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萧无衣狐疑的看了韩艺,又是笑道:“不过我今日非常开心,姑且就当是你的真心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当呀,本来就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韩艺突然眼眸一转,突然在萧无衣的香唇亲吻了下,道:“夫人今日好像非常开心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主动偎依在韩艺怀里,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开心之色,笑道:“这是当然,你可是知道我的梦想,我原以为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的,不,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,那没有想到今日全都实现了,我们大唐终于迎来了一位女主人,我当然是非常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韩艺笑问道:“若是让你坐上去,你会不会更加开心呢?”

    萧无衣愣了下,急急摇头道:“我不行,我这人向来嫉恶如仇,这眼里就揉不得沙子,黑便是黑,白便是白,要让我当的话,我真的会将天下所有坏人都给杀了,但是我知道这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...其实当那个真的没有什么劲,你没有听过么,这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韩艺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萧无衣娇媚的白了他一眼,没有做声,又轻轻哼着《萧无衣》。

    韩艺眼眸突然滴溜溜转了两圈,突然问道:“夫人,你曾有光这身子打架的经历?”

    萧无衣愣了下,旋即没好气道:“要是没有打过你的话,那就是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韩艺憨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萧无衣不由得噗呲一笑,道:“你问这个作甚?”

    韩艺哦了一声,道:“我就是想知道,如果在这里动手的话,你的战斗力会否降低?”

    萧无衣道:“当然会,这里可施展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韩艺呵呵一笑,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韩艺呵呵笑着,心想,她这么开心,又这么不方便,可是绝佳时刻,不容错过啊。过得一会儿,他突然说道:“夫人,其实有件事,我...我得跟你坦诚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问道:“是关于陈硕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...什么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韩艺突然惊恐的看着萧无衣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想说这事的,如今大局已定,他也得跟娇妻们坦白一切。

    萧无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元鹫!定是元鹫那王八蛋!”

    韩艺何许人也,那真是阴人阴到大的,他立刻就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夫君认为元鹫不应该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萧无衣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韩艺一怔,道:“夫人,你这是什么话,我当然不是这意思,我的意思是,这事当然得我亲自来跟你说,怎能托他人之口,这显得我多不男人啊!而且元鹫那厮肯定没安好心,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,而这天下间,唯有夫人你能够令我俯首称臣,夫人你就是我唯一的弱点啊,他...他...是要利用夫人你来对付我,简直就是无耻之极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笑道:“我知道,因此我不会上当的,我不会因为这事跟夫君你生气的,我支持你,气死那混蛋。”

    韩艺眨了眨眼,道:“什...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萧无衣笑吟吟道:“就是我不怪你,我要怪你的话,不正是元鹫那混蛋期望的么。”

    韩艺当即是呆若木鸡,难道...难道那混蛋是在帮我?不会这么便宜我吧。

    萧无衣突然道:“夫君,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感激元鹫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。不...。”

    韩艺一脸尴尬的看着萧无衣。

    萧无衣噗嗤一笑,道:“身为你的夫人,这观面测心的本事,怎么也学了个七八成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!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笑得如此僵硬?”

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