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(2/4)

 不对!情况有些不对劲!我不能麻痹大意。韩艺情不自禁的夹了夹大腿,保护住自己的要害,轻咳一声道:“夫人,其实这事不能意气用事,我们夫妻之间的事,岂容他人干预,我们不要去想那混蛋,我一五一十的向你交代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已经见过陈硕真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韩艺是目瞪口呆,这女人隐藏的真够深,他事先完全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萧无衣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厮一肚子的谎言,为了避免让你忽悠,我就直接去找陈硕真谈了。”

    韩艺冤枉道:“夫人,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撒谎,我撒谎那是职业需求而已,在生活中,我向来很少撒谎的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道:“也就是说,你跟陈硕真的事,不算是撒谎?”

    “......!”

    韩艺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萧无衣突然笑意一敛,道:“关于你与陈硕真的事,我已经全部知道了。唉..此乃天意,而且她曾三番两次救过你,与你同生共死.....因此...因此我并不怪你,我也没有怪你对我隐瞒,我知道你心中的顾虑。但是夫君,那陈硕真毕竟不是一般人,她可能会给我们家带来厄运的,尤其是在这关键时候,如今新制度才刚刚诞生,任何一个关于夫君的意外,都可能改变一切,但这是无数人耗费心血才达成的和解。另外,我们家到底与她有着深仇大恨,我也不会放心她跟蕊儿、玄牝、持儿他们生活在一起,因此我让她先去洛阳待几年,等到朝中一切都稳定下来,咱们再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韩艺小心翼翼问道:“你...你让她离开呢?”

    萧无衣点点头,道:“我只是想为我们家好,夫君,你会不会怪我擅自做主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

    韩艺摇摇头,道:“我说过,不管你做任何事,我都不会怪你的,而且我也能够理解你的顾虑,换我我也可能也会这么想的,这事夫人你怎么做,都是对的,你千万不要感到有丝毫的内疚。其实你能够平心静气的跟我交谈,没有打我,我就很心满意足了,这事我会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,争取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,这都是我的错,理应也该由我去弥补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噗嗤一笑,道:“看来你今日是做好挨打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韩艺道:“怎么可能,可不只是今日,我天天都做好这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愣了下,随即扬起手来,拍了韩艺一下,“原来我在你心中这么暴力啊!”

    韩艺一边揉着瞬间发红的胸口,一边摇着头道:“当然没有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瞧他滑稽的模样,不禁掩唇一笑,又偎依在韩艺怀里,伸出柔荑来,轻轻帮韩艺揉着,又道:“夫君,你知道么,其实...其实当我知道陈硕真没有死,我心里是非常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韩艺错愕道:“啊?为什么?”

    萧无衣嗫嚅两回,道:“因为...因为她其实算是我的师姐。”

    韩艺震惊的看着萧无衣,道:“我没有听错的吧?”

    萧无衣道:“你可还记得,当初我们曾在梅河边上的酒肆与陈硕真交手过。”

    韩艺点点头道:“这我当然记得,而且是刻骨铭心,因为那一刻我们夫妻可真是生死与共,可传为千古佳话也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这么贫!”

    “不贫,不贫,认真,认真。”

    萧无衣无奈的翻了下白眼,道:“当时我就看出来,她的剑法,是我干奶奶传授于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干奶奶?”

    韩艺只觉大脑有些短路,一时反应不过来,突然猛吸一口冷气,道:“卫国公的夫人?”

    萧无衣点点头,道:“我的剑法都是我干爷爷教的,而我干爷爷的剑法,唯独对我干奶奶的剑法是永远都无法造成伤害的,因此我当时始终伤害不了陈硕真。”(详情请见,第一百二十六章捕杀女帝)

    韩艺凝眉思索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,当时我也看出一丝怪异来,你们的剑法碰撞在一起,仿佛能够立刻就能融为一体的,得亏她是一个女人,否则的话,我还会吃醋的,只是后来我忘记这事了。对了,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啊!”

    萧无衣轻轻叹道:“她可是在造反,如果我说出这个事实,这会对我干爷爷的名誉造成多大的伤害,而且,我干奶奶还传授了一些兵法给她。”

    别看她平时是横冲直撞,但是关系到她身边的人,她心思是非常细腻的,要不是如今这情况,她也是决计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她的兵法是来自于卫国公,难怪那么厉害。是呀,我怎么就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她一个穷人家的女人,为什么有这么一身好武艺,而且还会带兵打仗。”韩艺回想起来,不禁暗自责怪自己太大意了。

    萧无衣道:“其实我干奶奶也曾与我提起过这位师姐,我干奶奶之所以收她为徒,是因为当时见她孤苦伶仃,且又心地善良,小小年纪,自身难保,却还敢为他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