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恐怖的夜晚(1/2)

        PS:新的一周开始,周一冲榜,泪求推荐......。

    “照顾?”

    韩艺被肖云的话给气笑了,在他看来,这真是一个非常离谱的理由,“你连个饭菜都不会煮,你凭什么照顾我,你是照顾我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肖云认真的想了想,随即点点头道:“如果你死了,那我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!”

    最毒御姐心,最毒御姐心啊!韩艺双目喷火,咬牙切齿道:“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赖上我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赖上你,而是照顾你。”肖云纠正了韩艺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。”韩艺哼了一声,“你不走,我走。”

    肖云悠哉悠哉的笑道:“也对,你这个懦夫除了逃走以外,恐怕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懦夫?对呀,这是我的家,凭什么我走,如果我走了,那就真成懦夫了。韩艺怒道:“你别激我,好,就看谁先走,我还就不信会输给你。”

    肖云笑了笑,没有做声,这就是最好的反驳。

    韩艺道:“从今天开始,我睡里面的大床,你睡外面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也不需要讲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肖云非常爽快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点良心”

    韩艺话刚落音,哪知肖云立刻道:“你先打赢我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!”

    韩艺十分激动道:“这可是我的家!”

    肖云道:“我是你妻子,这同样也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---。”

    韩艺双目一瞪,“行,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是我妻子,那我们就一块睡。”

    肖云嫣然一笑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真的假的?

    韩艺顿时一愣,心想,靠!韩艺啊韩艺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这么一个大美女请你上床,你要是还不敢上的话,那你还是个男人么。站起身来,就往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没走两步,忽觉脚下一绊,“哎呦!”

    顿时脸先着地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韩艺捂住鼻子,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流,这女人和我鼻子有仇呀!转过身来,怒视着肖云道:“你这婆娘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肖云架着修长的腿,芊芊玉手托着那性感的下巴,低头注视着韩艺,娇声道:“夫君,你还没有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韩艺一阵酥麻,这女人还真是一个妖精。“就算没有,你也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我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走的太快了,我一时心急才伸脚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既然你这么心急,我满足你,待会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力量与速度完美冲击。”

    韩艺立刻冲了出去,随便冲了冲身体,然后又冲了里屋,只见肖云正坐在床边上,还真有点想是在等待临幸,呀呀呀,难道这女人真的发so了,可是如果我上了她,她会不会赖定我了,不对不对,就算我不上她,她似乎也赖定我了,不管了,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要是我这还不上的话,那岂不是太监了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韩艺衣服一脱,胸一挺,露出那几根排骨来,又觉不好意思,双手捂了捂,差点忘记这已经不是当初那六块腹肌的身体了,跳上床去,看着肖云那丰满却又不失曲线的修长身材,不禁色心大动,作势要抱,嘴上还先礼后兵的嚷嚷道:“婆娘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肖云余光一闪,笑道:“你先睡,我还得学习做衣服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但见光芒射出,只见肖云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剪刀来。

    “wo操!”

    韩艺原本都已经快要抱到肖云那纤纤细腰了,一看到这剪刀,顿时吓得弹到床角去了,“你---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学习做衣服啊!”

    肖云说着拿出一块布来,握了握剪刀,发出咔咔之声。

    “你做衣服拿剪刀干什么?”

    韩艺只觉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没有剪刀怎么学做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,可是大半夜的你做哪门子的衣服啊,这也看不清楚啊,早点睡吧!”

    “半夜好,半夜清静,就算做了什么错事,也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例如呢?”

    “例如衣服没做好啊!”

    “这你还怕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让大家知道我不会做衣服,那我多丢人啊,不瞒你说,这是我第一回做衣服,就怕剪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!”

    剪错了地方?韩艺瞧了那锋利的剪刀,擦了擦冷汗,回忆了一下,吞咽一口道:“我记得这剪刀好像没有这么锋利。”

    肖云道:“在你洗澡的时候,我顺便磨了磨。”

    韩艺脑袋里面突然闪现出一副画面来,丈夫在里面洗澡,老婆在外面磨剪刀。

    操!这是在拍恐怖片么!

 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