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4章 愤怒(1/2)

    望神阙的修行之人都皱了皱眉,便见那位凌霄宫的修行之人竟是真的直接出手了,宗蝉只能迎战。

    虚空中,稷皇安静的看着这一幕,神色如常,目光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凌霄宫宫主所在的方位,看不出他的情绪如何。

    这时,凌霄宫凌鹤也迈步走出,他隔空望向叶伏天所在的位置,开口道:“那日在崖壁前便对叶兄颇为敬佩,因而想要请教一番叶兄实力,还望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看向凌鹤,凌霄宫的修行之人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么想要和望神阙之人交锋,而且,这选的时候,明显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远处方向,龟仙城的一行修行之人看到这一幕眼神中闪过一缕波澜,他们之间追踪到了一些事,但此事叶伏天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,这倒是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,本也没打算说出,挑起纷争。

    但看这情形,凌霄宫显然有意想要针对望神阙,而凌鹤,更是要对叶伏天出手,如若叶伏天不知道对方的态度,怕是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天尊。”此时,一人看向不远处的雷罚天尊传音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雷罚天尊看向传音之人,竟是龟仙城的城主,因也是羲皇门生,自然是认识的,而且关系还行。

    “天尊在崖壁前留下遗迹,我听说在那里发生过一场交锋,这望神阙的修行之人胜了凌鹤,破解了天尊留下的遗迹。”对方开口说道,雷罚天尊回应一声:“此事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这位望神阙修行之人带了两人进入龟仙岛中,分开之后,他二人被凌霄宫的人所杀,若是没错的话,应该是凌鹤命人所为,那杀人者,之后一直跟随凌鹤。”那人继续传音说道,雷罚天尊眼神微微眯起,隐隐有一抹雷电之芒。

    他看向凌鹤,这位凌霄宫的少宫主一口一个叶兄称呼,显得非常友好,之前也一直对叶伏天赞誉有加,仿佛真输得心服口服,虽说都能够看出有些不对,但他们也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但在背地里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,依旧这般,便令人有些反感了。

    至少,他很看不惯这种卑鄙行为。

    龟仙城城主的意思他明白,叶伏天得到了他的遗迹,算是和他有些渊源,这件事也是因遗迹而起,对方在犹豫要不要将此事说出,因而干脆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他不知晓此事?”雷罚天尊传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不知道的。”对方回应道。

    这时,凌鹤虚空迈步走到叶伏天上空之地,却见叶伏天目光扫了他一眼,回应道: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他对凌鹤没什么好感,如今凌霄宫这种时候出手,更令他反感,他自然没兴趣和凌鹤切磋,真动手的话,他东部动真格?

    如今已经面临大燕古皇族的压力,凌霄宫虽然也出手,但他依旧不希望望神阙面临两大势力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叶流年。”这时,一道声音传入叶伏天耳中,他露出一抹异色,目光望向远处寻找说话之人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要告诉你,龟仙城的人发现,之前随同你一起入龟仙岛的两位修行之人和你分开之后被杀,查证到是凌鹤命人所为,不过他们也不敢轻易将此事告知,刚才有人转告我,我便也告知你一声,你心中有数就好。”一道声音传入叶伏天的耳中,他已经知道是何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雷罚天尊。

    天尊亲自传音告知,叶伏天自然不会怀疑事情的真假,必然是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林远和吕清,两位修行道侣,被凌鹤命人所杀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虽然不是很强,但也修行到了贤者境界,非常年轻,正值大好年华,得知羲皇要渡神劫,因而想办法前来龟仙岛,在崖壁遇到了他,便拜托他带他们前来龟仙岛。

    然而,恐怕他们根本不会想到,来到龟仙岛后,会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死的不明不白,以这样憋屈的方式被杀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叶伏天心底涌现一股强烈的怒火,那股怒火在燃烧,他的身体都轻微的颤动了下,不过却控制着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动这样的怒火了,哪怕是当初来到神州遭遇了极为残酷之事,他依旧不曾像此刻这般愤怒。

    林远和吕清和他谈不上有多亲近的关系,不过是在路途中结识,稍微带他们一程,便一起来了龟仙岛,也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,因此到了龟仙岛之后,双方便分开,他也没有挽留,毕竟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就因为在崖壁之时那点小事,对方没有直接针对他,而是在暗中派人杀死了两位后辈,对于凌鹤这样的人物而言,林远以及吕清这样的境界修行之人就如同蝼蚁一般,轻易就能捏死,根本没有任何反抗力。

    他能够想象到林远和吕清有多绝望,两个充满朝气的后辈人物,想要来这里观羲皇渡劫,但一来,就遭到了无情的抹杀。

    他们境界虽低,但修行到贤者境界也非常不容易吧,就像他当年一样,哪一步不是充满坎坷,一路往前。

    但死亡,却是如此的荒谬。

    而且,这位诛杀林远他们的凶手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