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祸起刘秀(1/3)

    公元二十年,地皇元年。

    长安,奉车光禄大夫刘歆府邸。

    密室。

    狭窄又阴暗的空间里,一坐一站有两个人,坐着的这位是个老者,须发斑白,满脸的褶皱,他正是当今皇帝王莽的至交密友,被王莽一手提拔起来的骑都尉、奉车光禄大夫刘歆。

    在王莽的新朝,刘歆可是个大人物,不仅位高权重,而且还是当时最有名的大文豪。

    此时刘歆坐在椅子上,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黑衣人,语气阴森森地问道:“我让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已查清楚。”黑衣人低垂着头,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在全国登录在籍者,总共有五人名叫刘秀。”说话时,黑衣人也是低着头,整个人仿佛融入到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“有五个刘秀。”刘歆眼中闪出一道骇人的精光。过了片刻,他沉声问道:“他们的身份都调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,属下已查清。”说话之间,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一张绢帛,躬着身形,递交给刘歆。

    刘歆接过来,把绢帛展开,上面记录着密密麻麻的字迹。他把绢帛向烛台近前凑了凑,定睛细看。

    青州东莱郡,黄县,刘秀,三十七岁,桂香居酒馆掌柜,一妻二妾,膝下子女五人。

    雍州河内郡,临县,刘秀,四十九岁,鳏夫,卧病在塌。

    荆州南阳郡,蔡阳县,刘秀,二十岁,务农。

    并州……

    刘歆眯缝着眼镜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而后他把绢帛一点点的叠好,揣入怀中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记住,这里面记录的人,一个都不能活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躬身应道:“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刘歆看了他一眼,冷笑出声,问道:“你的做法就是去直接杀掉他们?”

    黑衣人沉默片刻,说道:“还请大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全国各地,突然之间死了这么多个刘秀,你认为不会引人怀疑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默然。

    刘歆继续说道:“王莽眼线,遍布天下,稍有风吹草动,必会让他有所察觉。你做事,也要动动脑子,这些个刘秀,可以是被匪盗杀死,可以被流民暴民杀死,也可以是出了意外,被水淹死或者被火烧死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愣了片刻,点头应道:“属下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属下告退!”黑衣人躬着身子,倒退了几步,紧接着身形一晃,人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黑衣人离开后,密室里只剩下刘歆一个人,他慢慢站起身形,走到密室的里端。

    在靠近墙壁的地方,他站定,提腿在一块方砖上连跺了三下脚,紧接着,就听卡的一声轻响,旁边的一块方砖翘起。

    刘歆蹲下身形,把翘起的方砖掀开,从里面取出一只木盒,打开这只木盒,里面放着一块锦缎,把锦缎再打开,其中包裹的是一卷竹简。

    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,制成竹简的竹片已经变成黑褐色,不过书简上的字迹仍清晰可见,上书三个字——《赤伏符》。

    《赤伏符》是一本图谶,也就是记载着预言的书。至于它究竟是由何人所著,又是在什么年代著成的,早已无从查证。

    刘歆是从一个名叫疆华的太学生手中得到的这本书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把《赤伏符》从木匣子里捧出来,颤巍巍地走到烛台前,将书简轻轻地放在桌案上。

    而后,他慢慢滚动书简,很快,他的手停了下来,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书简上,颤声念道:“刘秀发兵捕不道,四夷云集龙斗野,四七之际火为主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,在将来,会有一个名叫刘秀的人推翻新莽政权,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念完这句话,刘歆的双手抖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在王莽还没有篡位的时候,刘歆和王莽就已是至交好友,那时的王莽便在朝堂上连连举荐刘歆。

    王莽做了皇帝之后,更是对刘歆大加提拔,让刘歆成为朝堂上的大红人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刘歆诛杀天下名叫刘秀的人,可不是在帮王莽清除隐患,他若真有这份善念的话,早就把《赤伏符》献给王莽了,又哪会自己偷偷藏起来?

    恰恰相反,他现在已经改名叫了刘秀。

    《赤伏符》上记得清楚,将来刘秀会做皇帝,刘歆要自己变成这个刘秀,他不允许天下间还有其他的刘秀存在,成为他谋取皇位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而刘歆的改名倒也很名正言顺,刘歆向王莽提出,他的名字和汉哀帝刘欣的名字重音了,出于避讳,他才改名为刘秀。

    对此,王莽还觉得刘歆做得很得体,哪里知道,刘歆改名叫刘秀,只是为了符合图谶中的语言,要抢他王莽屁股底下的那张龙椅,要坐上那至高无上的皇位。

    新莽政权不得人心,朝纲混乱,再加上近些年天灾不断,民不聊生,叛乱四起,北有赤眉军作乱,南有绿林军作乱,在刘歆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