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顺应天意(1/3)

    龙渊走到郭圣通近前,摆手说道“皇后,请回宫吧!”

    郭圣通不想放弃,还死死抓着刘秀的衣襟不放。

    龙渊眉头紧锁,加重语气道“皇后,请回宫吧!”

    现在陛下正在气头上,如果这个时候你还要胡搅蛮缠下去,最后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。

    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,陛下只惩处了陈志,但对郭圣通仅仅处以禁足,说明陛下还是有恻隐之心,还是对郭圣通留了很大的情面。

    龙渊是念旧情的人,他并不愿意看到郭圣通把自己的后位都折腾进去。

    郭圣通抬头,目光呆滞地看着龙渊,喃喃说道“本宫是被冤枉的,陈志……陈志是替本宫……”龙渊咳嗽了一声,伸出手来,托住郭圣通的胳膊,意味深长地低声道“皇后别再说了,该回宫了!”

    一个既不是内侍,也不是宫女的外臣,与皇后有直接肢体接触,敢于这么做的,恐怕也只有龙渊这样的近臣了。

    郭圣通看着龙渊深邃的眼神,然后又看向刘秀。

    后者将头转到一旁,不看她。

    郭圣通抓着刘秀衣襟的手慢慢松开,被龙渊从地上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龙渊向一旁的宫女招招手,示意她们过来,搀扶皇后回宫。

    郭圣通还没走出西宫,郭悠然从外面走进来,她先是看眼郭圣通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径直走到刘秀近前,小声说道“陛下,太子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刘秀问道“悠然,你可知太子为何会高烧不退?”

    郭悠然一笑,说道“太子只是服用了过量的钩吻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钩吻是一种植物,在中原不常见,通常都生长在南方,云南一带。

    它可做药材,有镇痛的功效,不过若大量食用,会对人体产生不适,引发高烧、体虚等等症状。

    这种植物,不是毒药,皇宫里的太医们诊断不出来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郭悠然把钩吻的功效向刘秀大致讲述一遍,刘秀听后,缓缓点下头。

    皇后有多宝贝太子,他心知肚明,皇后对太子,也不可能下得去狠手,用钩吻这种药物,可谓是恰到好处,既可以让太子看起来病得很严重,但又不至于伤身。

    刘秀缓声说道“太子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郭悠然看眼刘秀,没有再接话。

    刘秀走到阴丽华面前,握住她的手,说道“这次,让丽华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阴丽华直到现在脑袋都是晕乎乎的,不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,她只隐隐约约的感觉到,这次应该是郭圣通想嫁祸自己,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原本要嫁祸给自己的腌臜之物,莫名其妙的变成了银饼,而那些东西,又莫名其妙的跑到了长秋宫,导致郭圣通百口莫辩,只能牺牲陈志,让大长秋出来为她顶罪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……”“这次的事,就到此为止吧,出了这样的丑事,皇家的脸面都要被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秀环视四周,沉声说道“今日之事,任何人不得外传,倘若传出只言片语,朕,必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齐齐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秀抚了抚额头,对阴丽华说道“丽华,我累了,先回清凉殿休息。”

    阴丽华还要说话,见郭悠然向自己偷偷使个眼色,她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福身施礼道“臣妾恭送陛下!”

    刘秀点了下头,步伐沉重地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事情闹成现在这样,是刘秀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有给过郭圣通机会,也暗示过她,不要把事情闹大,得饶人处且饶人,可郭圣通不听,一心要置阴丽华于死地,最后,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

    在起兵反莽的时候,刘秀的二姐、二哥以及大哥,相继遇害,这样的经历,也让刘秀极为重视亲情。

    对于后宫的嫔妃们,只要她们做的不太过分,哪怕是犯了错,刘秀都会睁只眼闭只眼,不会太深究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郭圣通已经闹到不置阴丽华于死地不罢休的地步,大大越过刘秀的底线,这让刘秀也终于狠下心来,对郭圣通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其实,即便是刘秀狠下心来,他惩罚郭圣通的手段也没有多严厉,没有治她的罪,也没有罢黜她的后位,更没有把她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仅仅是将她禁足在长秋宫,同时除掉了她身边一肚子坏水的陈志,只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正如陈志最后所言,即便是现在,郭圣通也没到绝境,她依旧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刘秀走后,阴丽华和郭悠然一同进入到大殿的内室。

    阴丽华拉着郭悠然坐下来,问道“悠然,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郭悠然轻叹口气,说道“丽华姐姐,在长秋宫发现的那个小木头人,本应该在那里!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抬手指了指窗外。

    阴丽华脸色一变,惊骇道“可是,可是当时在窗外挖出来的只是几颗银饼!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有人偷天换日,偷偷做了更换。”

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