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以情服人(1/3)

    掖庭狱,刑房。

    陈志被捆绑在木架子上,龙渊站在他的面前,问道“陈志,你现在还什么都不想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志表情平静地看着龙渊。

    “彩华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龙渊不是在问他,而是以肯定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王喜出卖了我!”

    陈志眼中闪现出一抹戾色。

    龙渊说道“十二名侍卫中了蛊毒,下蛊毒的人,就是彩华,而彩华的蛊毒,来自于你,陈志!”

    陈志低垂眼帘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龙渊说道“你的蛊毒,来自于谁?”

    陈志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龙渊一字一顿地说道“陌鄢!张夺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志撩起眼帘,说道“什么彩华,什么蛊毒,什么陌鄢、张夺,我统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渊背着手,幽幽说道“陈志,我并不想对你用刑。”

    陈志笑了,说道“无论龙渊将军对不对我用刑,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渊眯了眯眼睛,说道“我真是想不明白,你们勾结陌鄢,谋害陛下,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谋害陛下……”他话没有说完,龙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,说道“并非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陛下若是崩天,太子便可立刻继位,这,便是最大的好处,对吗?”

    陈志身子猛然一震,大声怒吼道“龙渊,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从未想害过陛下!”

    龙渊上前一步,一把将陈志的衣领子抓住,两人的距离之近,鼻尖都快触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振声喝道“那你就把你自己的一切都告诉我,陌鄢、张夺二贼,现在藏身于何处?”

    陈志双目圆睁地怒视着龙渊,龙渊也同样瞪大虎目,怒视着陈志,两人对视了好半晌,陈志咬牙说道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龙渊也别想冤枉我!”

    龙渊深吸口气,退后一步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问道“陈志,你以为你现在是在保护皇后吗?

    你是在害皇后!如果陌鄢、张夺不死,不用皇后去找他们,他们会主动找上皇后,会逼着皇后给他们做内应,为他们做事!”

    陈志难以置信地看着龙渊,久久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龙渊小声说道“你若真想让皇后和此事撇清关系,你就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陈志直勾勾地看着龙渊,过了许久,他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他不能说,一旦陌鄢和张夺落网,必然会咬出皇后,他不能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他心里在顾虑什么,龙渊完全了解。

    他说道“陈志,你以为你们做的事,陛下真的就什么都不清楚吗?

    你以为这次的事,你站出来顶罪,陛下就信以为真吗?”

    陈志脸色顿是一变,又惊又骇地看着龙渊。

    “陛下没有严惩皇后,就是在顾及这十多年的夫妻之情,你是非要皇后把这十多年的夫妻之情都消磨光吗?

    你这不是在帮皇后,你这是在害皇后!”

    听完龙渊这席话,陈志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他沉吟片刻,抬起头来,说道“我要见陛下!我知道的事,只会对陛下说!”

    龙渊与陈志对视了一会,了然于胸的点点头,陈志想见陛下,恐怕是想向陛下要一个保证吧!陛下对皇后的保证!说心里话,龙渊并不喜欢陈志这个人,但陈志对皇后的忠诚,让龙渊也不得不打心眼里敬佩。

    他吁了口气,说道“陈志,你要知道你自己犯下的罪行,我并不敢保证陛下一定会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陈志吞了口唾沫,连连点头,说道“我明白,我明白!麻烦,麻烦龙渊将军了!”

    龙渊未再多言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去到清凉殿,龙渊见到刘秀,禀报陈志想要见他。

    刘秀只略微想了想,便扬头说道“走吧,我们去掖庭狱,见见我这位忠心耿耿的家仆。”

    陈志是刘秀的眷属出身,后来刘秀和郭圣通成亲,陈志便在郭圣通身边做事,这些年来,他倒是当真做到了一心一意,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奈何陈志这个人心术不正,他的忠心耿耿,对郭圣通非但没有帮助,反而还间接害了郭圣通。

    刘秀亲自来到掖庭狱,在刑房里,见到陈志。

    看到陈志只着中衣,被捆绑在木架子上,刘秀心中也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他对左右说道“把绑绳解了吧!”

    两名掖庭内侍急忙躬身应了一声,走上前去,将陈志身上的绳索一一解掉。

    松绑之后,陈志噗通一声,跪伏在地,向前叩首,颤声说道“奴婢……奴婢愧对陛下!”

    刘秀摆了摆手,问道“陈志,你追随于我多久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,把陈志问哭了,陈志连连叩首,脑门撞在地上,嘭嘭作响,额头破了,流出血水。

    他放声大哭,断断续续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