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放出鱼饵(1/3)

    吃饭过,龙渊先是找到一名御用的画师,而后带上张贲,一同去了郭府。

    现在田兮正在郭府养伤,龙渊需要田兮描绘出陌鄢和张夺的相貌。

    刘秀有见过陌鄢,但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过了这么多年,陌鄢不可能还和当时一样,现在他乔装成什么样子,无论是刘秀,还是龙渊,都已无从判断。

    对于田兮这个人,张贲很是好奇,在龙渊和田兮交谈的时候,张贲在旁默默地打量着田兮。

    田兮的具体年龄,他判断不出来,看起来像五十多岁,仔细瞅瞅,又像有六、七十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趁着龙渊和田兮的交谈告一段落的空隙,张贲突然开口问道“田先生,有件事情,我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田兮的目光落在张贲身上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对于田兮的傲慢,张贲也不介意,他说道“田先生是四阿的首领之一,更是陌鄢的心腹,陌鄢和张夺现在洛阳何处,田先生又怎会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田兮低垂下眼帘,说道“我和陌公子的关系,并没有张县尉想得那么亲近。

    陌公子和张夺住在哪里,我确实不知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龙渊相信,但张贲还是觉得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公孙述死了,成家朝廷垮了,陌鄢背后最大的靠山没了,眼下正是他用人之际,他和田兮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不亲近呢?

    张贲还要发问,龙渊向他摆摆手,示意他不必再追问,他说道“田先生,我带来一位画师,要给陌鄢、张夺画像,还需田先生仔细描述一下。”

    田兮应道“好,我尽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画师开始作画。

    田兮描述得很详细,画师的画技也高超,忙活了一下午,画师画好了两张画像。

    田兮看后,一脸的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仅仅通过自己的描述,画师竟然能画得如此逼真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这真是术业有专攻,行行出人才啊!只看田兮那副惊讶的样子,龙渊已可确定,画师画得很像。

    他收起两副画卷,对田兮一笑,说道“田先生好好养伤,我等就不打扰了!”

    田兮站起身,问道“龙渊将军,你们……可是查到了陌公子的住处?”

    以前,他对陌鄢是以公子相称,而现在,他则是以陌公子相称,一字之差,关系的远近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龙渊一笑,说道“这些事情,田先生就不必忧心了,现在,田先生只需静心养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龙渊向田兮拱了拱手,而后带着张贲和画师离去,别过郭伋,龙渊又打发走画师,他拿着两副画卷,坐上马车,和张贲一同回酒舍。

    他们中午吃饭的这家酒舍,已被龙渊暂时征用,作为一个临时的指挥所。

    酒舍是云兮阁的私产,之间也不会存在什么纠纷问题。

    在回酒舍的路上,张贲一边仔细看着画像,一边嘀咕道“将军,要下官分析,这个田兮,恐怕还是有所隐瞒,以他和陌鄢的关系,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陌鄢的住处?”

    龙渊慢条斯理地说道“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!在四阿里,最没有尽心尽力为陌鄢办事的,就属他田兮了,陌鄢和他关系生疏,甚至对他产生不满、疏离,也都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张贲苦笑着摇摇头,说道“人心隔肚皮啊,这个田兮,不能不防,现在还让他留在郭府养伤,下官担心,这是养虎为患,等他伤好了,郭府上下,都要遭殃!”

    龙渊认真想了想,点点头,觉得张贲的怀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他说道“等回宫,我找郭小姐再说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又补充一句“郭小姐对田兮似乎很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不谙世事的姑娘家,又哪能分得清世间险恶。”

    张贲停顿了一会,看眼龙渊,小心翼翼地问道“这些天,郭小姐一直都留在皇宫?”

    龙渊点点头,说道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没名没分的,她一个姑娘家,这么多天一直住在宫中,怕是,不太合适吧?”

    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,陛下有没有纳郭悠然为妃的意思。

    龙渊怪异地看眼张贲,过了片刻,他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问道“张县尉该不会是看上郭小姐了吧?”

    张贲黝黑的脸膛,一下子变成酱紫色,连连摆手,说道“将军可别开下官玩笑了,下官有几斤几两重,下官心里还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个小县尉,人家郭悠然可是州牧的千金,从门当户对这一点上看,两人就不般配,再者说,凭郭悠然那副仙女般的长相,能下嫁给平常人,凡夫俗子吗?

    龙渊耸耸肩,说道“陛下有没有纳郭小姐入宫的心思,我是不知道,现在也不是分心琢磨这些事情的时候,张县尉,从现在开始,把你的心思都给我用在办案上,这个案子若是办好了,会成为你仕途上最大的功绩,将来,你的仕途之路会远很多,办不好,我固然要向陛下负荆请罪,你的仕途,可能也就走到头了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