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1章:初临大明(1/2)

    痛!

    心间,悸闷感加剧!

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梦境如汹涌浪潮那般四散开,熟睡的赵宗武微皱眉头。身上那星点般的疼痛不断侵袭他的神经,心脏被无形双手死死紧握,那心悸感让他格外渴望新鲜空气。感知不断回归,意识想让自己撑床而起借此缓解那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哼……躺在床上的赵宗武是微皱眉头,意识迷糊间想要挣扎坐起,可是不管他怎样去努力,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小爷真是被撞惨了!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小爷竟然有一天会去‘英雄救美’……

    这回儿算是找到了好理由了,再不用担心上班迟到,被那满嘴只会人生、情怀,却闭口不谈待遇的‘狗货老板’克扣微薄工资了,美名其曰:我们从不以惩罚作为目的,一切都是乐捐!只是为了‘督促’你们成长……

    好一个乐捐!

    心头的负面情绪环绕,疼痛在这一刻不断侵袭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死了?

    赵宗武曾在心中无数次有过此类想法,可平淡的生活、残酷的现实却渐渐让神经变得麻木起来,对待死亡的认知自以为并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以至于在心中能坦然接受此事,可真当死亡降临时,内心却显得极度不平静。

    我,为什么要死?

    这一想法开始不断在脑海中呐喊!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赵宗武竭力集中意念,只为彻底摆脱疼痛和悸闷感。然,在这半昏半醒之时,腹部疼痛却加剧。抖动、颤意开始出现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刺痛仅出现在腹部?难道被扎穿了吗?

    感觉不对啊。

    在我昏迷前,那席卷全身、冲击灵魂的剧痛并不是这种感觉啊!

    为什么那种感觉没有了?

    不一样的疼痛感让赵宗武心中非常疑惑,这也使得他在心中起了警惕,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吗?

    必须醒来!

    必须醒来!

    心中带着这种强烈意愿,本躺在床上昏睡的赵宗武是紧皱眉头,身体在这一刻好似拼尽了全部力气。

    腾然间;

    赵宗武就像是猛然间从床上坐起,鼻嘴间不断大口喘息着,借此也让心脏好似被死死禁锢的那种悸闷感消散开来!

    腹部那连绵刺痛让赵宗武是被迫清醒过来,下意识地去右手撑床、左手按腹,汗水顺着脸颊流经脖颈处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视线最初是模糊的、继而转向昏黄,一股刺鼻的煤油味让他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哪儿来的煤油味?

    我不应该在医院接受救治吗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英雄该有的待遇吗?!

    心中带有愤慨,视线渐渐恢复,但视线内的场景却让赵宗武心中猛然一颤!

    这是谁的手?!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,虎口微有破裂,指节处带有老茧,已干涸的鲜血在手背间微翘而起……

    我,杀人了?

    心中莫名蹦出这一想法,但接着便被否定,自己是救人啊!

    为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旋即视线微抬。

    土黄雕花床榻、灰白墙皮,随后顺余光瞟去,方桌木椅、青石地砖、紧闭的土黄木门……

    这是哪里!!!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都并非是记忆中存在的场景!

    说实话赵宗武心中有些慌神。

    带着来自心底的警惕,下意识转动身躯,双腿触碰床边,双脚并未穿鞋,轻捂腹部来支撑自己站起,头依旧有些微眩晕感,但心间的悸闷感却渐渐消散。可内心却久久不能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皆因床侧放置的那雕花柜体,精致铜镜就摆放在那里,映照脸庞。

    铜镜中有着一长相俊毅、极具侵略的虎目、冷峻的剑眉,高挺的鼻梁、白皙的皮肤衬托着微挑的嘴唇,完美的脸型,尤其是左颊那处3cm见长的血痕,突显出一丝不羁,这俊毅青年实属帅气逼人呐!

    完全陌生的脸庞,却这般俊毅帅气!

    我该不会穿越了吧?

    他熟读网文套路,但真这般想时这心中并未真正释怀,被车撞飞,今却这般轻松的站起照镜,恶作剧并非这么闹得!

    努力平复激动的心情,双眼缓缓闭上,呼吸重了几分,脑海中渐渐浮现起零散记忆。

    赵宗武,辽西宁远·沙后所人士,驻辽东锦衣卫暗旗·力士,自幼习武,天启元年3月得密令暗查‘辽西私盐案’,今已是天启元年10月……

    父亲赵兴峰是驻辽东锦衣卫暗旗·力士,战死于萨尔浒之战中,此战锦衣卫于辽东暗中势力折损严重……

    母亲张氏多病,得知赵兴峰战死噩耗后一病不起,不久便撒手人寰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个弟弟,一个妹妹,居沙后所,因赵宗武身份限制不能公布,每年他会送回一些银两,这也让弟、妹的日子还算过得去。

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