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:封无可封(1/2)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们讨论快一个月了,到现在还没有理出一个章程。”朱纯臣神情中带有几分凝重,言语中却带有几分否决,“定国公此次领军,在奴儿干地域,大破建奴势力,虽说没有奉陛下皇命,但却在此战中阵斩了建奴奴酋代善,枭首莽古尔泰、豪格、阿济格、汤古代、塔拜、阿巴泰、巴布泰七位建奴贝勒,斩杀建奴贝子、大小将领无算,此事我等应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自张维贤病逝英国公府,虽说张之极就势继承英国公爵,但毕竟成国公、平国公他们,执掌朝政八年,就算张之极有几分本事,可这张维贤掌握的话语权,他却没有办法顺势获取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种情势下,朱纯臣在经过一番博弈后,便顺利成为了第二代话事人。

    这也使得朝中大势,五成掌握在朱纯臣的手中。

    张之极皱眉道:“虽说定国公领军,在奴儿干地域,取得这等功勋,但是他在未取得朝廷授权的前提下,擅自领军攻打建奴,这明显就没有把朝廷威严放在心中,这明显就是蔑视当今皇上!”

    尽管说张之极是后继承者,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心中没有野心,对他来说,这本应是属于他英国公府的权势,却因为自家父亲的离世,而旁落到野心勃勃的朱纯臣手中,也因为这样,使得他英国公府,在朝中所取得的优势,也丢失掉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直接带来的就是利益上的损失。

    作为大明顶级权勋,其背后蕴含的利益,那就不是一句简单的三瓜俩枣所能概述的,纵使是一丝丝的丢失,那都会带来数十万,数百万两白银的损耗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前大明剿灭流寇大军,正处于异常焦灼的状态,这里面所能谋取到的银子,那都是以百万两来计算的。

    因此这也使得张之极心中,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焦急,为了谋取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,张之极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势。

    对于赵宗武在奴儿干地域所取得的战绩,其实对朱纯臣、徐希、张之极他们来说,这心中是极度的不愿意承认的,因为这般酣畅淋漓的大胜,就与大明境内爆发的流寇起义,明军在征讨的过程中,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疲软,这就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明明赵宗武在领军围剿流寇大军时,这流寇大军被华夏陆军死死压制着,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从陕西,打到了山西,又从山西,打到了北直隶,一直到如今为祸大明山東、河南、南直隶、湖广等地,尽管说在这期间,朱纯臣他们调动了数十万大军,可是到头来所取得的战绩,却非常的拿不出手!

    尤其是在当下,王自用、高迎祥、张献忠、种光道、贺锦、贺一龙他们,皆以在各自占领的疆域内称王,以公然与大明撕破了脸皮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种前提下,你赵宗武把大捷传递回来,这不明显在向世人宣告,你们丫的都是废物,看看俺老赵,牛掰不!

    你们三个实在是太废柴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种表现,老赵我不在朝廷主持大局,都比你们三个玩的好。

    等着吧,等俺老赵回到朝廷,那就没有你们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到了朱纯臣、徐希、张之极他们这个高度,没有什么比手中的权势来的更实际,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,那是普通人所体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将生杀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,那简直是太美滋滋了。

    你让这样一群掌握了许久大权的人,突然间身边多了一个最大的威胁者,那简直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种前提下,你说朱纯臣、徐希、张之极他们,怎么可能会不想尽一切办法,去压制赵宗武呢?

    难道说眼睁睁的看着,赵宗武一步步回归朝堂,夺走本属于他们的权势?

    朱纯臣、徐希、张之极自诩做不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徐希点点头道:“英国公说的很对,身为臣子,就算他赵宗武是大明的辅政国公,掌握着大明的兵权,但是面对这等大事,也必须要先给朝廷,给陛下上书吧,讲明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吧?

    即便是他建奴威胁友邦,可是连最起码的规矩都忘了,这在本公看来,就是最大的不敬!!!”

    在对待赵宗武这件事上,朱纯臣、徐希、张之极他们,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统一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心中很清楚,一旦让赵宗武再度掌握大势,那么单单是他手中握着九边重镇的兵权,就足以把他们彻彻底底的给碾压掉!

    先前他们想着不配合赵宗武整饬兵马,就能够很好地钳制住赵宗武的发展,毕竟你想要整饬兵马,那就需要大量的金银,而金银皆掌握在张维贤、朱纯臣的手中,他们之间本身就是不对付的,在这样一种前提下,除非是张维贤、朱纯臣他们的脑袋,被门给夹住了,否则是不会这般顺利的,让赵宗武去完成,整饬兵马这一举措的。

    但是让张维贤、朱纯臣、徐希他们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赵宗武自身居然拥有着,不亚于大明朝廷税赋收入的财源,甚至于没有想到征讨陕西流寇,居然是赵宗武打破被制衡局面的关键点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