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五章 彼之地狱,吾之天堂(1/3)

    当然,郭淡能够镇住这些海商,主要还是因为这些海商并非是那些超级大海商,只是属于中等水平,如那些纵横东南亚得大海商几乎都是大海盗,因为在海上没有足够的实力,是难以做大的,他们都是有自己的老窝,也不可能会轻易上岸。

    来这里的,多半都是以贸易为主得海商,他们多半还是住在大陆地区,雇佣那些日本浪人多半都是为了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中有不少人都听过郭淡的大名。

    一番交流下来,大家也不再感到恐慌,黄义祖便好奇道:“阁下,我们并未听闻朝廷允许在天津卫开设港口?”

    郭淡笑道:“我也没有说朝廷允许啊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要求你们一定要遵守这里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里......?”

    众人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郭淡道:“这对于你们而言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里有一个港口,有一个非常安全的环境,并且还有着大量的货物,至于朝廷允不允许,我觉得不允许才能够赚大钱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黄义祖等人相互看了看,然后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年头出海的人,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他们对于违法的事,并不是非常在乎。

    关键他们都知道郭淡与皇帝的关系。

    坐在黄义祖对面的那个名叫陈思安的海商问道:“阁下,你请我们来这里,是想跟我们做买卖么?”

    郭淡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站起身来,手伸向门外,“各位请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了眼门外,然后也都站起身来,“阁下请。”

    郭淡带着他们出得宅院,又跟着一个护卫顺着蜿蜒得山坡往北行去。

    行得一炷香功夫,他们来到一块大平地上,而前面是密密麻麻的仓库。

    黄义祖他们看得是目瞪口呆,他们还是生平头回见得这种规模的仓库。

    郭淡指着前面的仓库,道:“那里面全都是上等得丝绸、瓷器、茶叶。”

    说这里,他突然看了眼李旦,笑道:“当然,还有大量的春宫画。”

    听到春宫画,李旦这才缓缓看向郭淡,眼中满是贪婪。

    当然,其他海商也不例外,贪婪已经充斥着他们的双目,中间还夹带着一丝震撼。

    这真是史无前例得规模。

    就连朝廷的规模都无法与之比较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预感到,自己遇到一个错过就绝不可能再有的机遇。

    “阁下,不知你这买卖打算怎么做?”黄义祖的声音都有一些发抖。

    郭淡笑道:“我行商一直都崇尚自由,这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你们有多少银子,就能够买多少货走,至于这价钱么,跟福广地区是一个价格。”

    黄义祖听得却是一脸郁闷,“我说沈先生,你事先怎么不跟我们说清楚,我根本就没有带多少钱来。”

    沈惟敬委屈道:“我跟你们说了是大买卖啊!”

    “但你没有说有这么大啊!”

    陈思安也是恼怒道。

    他们第一次来这里,哪能带很多钱来,这下可是好了,他们可是连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可沈惟敬心想,就你们的身价,就是卖妻卖儿,今天站在这里,还是能够说同一番话。

    郭淡的海外计划,可真是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郭淡笑道:“各位勿要后悔,来日方长,毕竟我们也是第一回做买卖,还没有了解彼此,而且我这里也不是做一锤子买卖的,今后你们愿意的话,可以常驻这里,在这里你们是非常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这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黄义祖连连点头,但目光还是贪婪的望着那一个个仓库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金钱,更多的是未来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能够垄断这里的货物,而这里又能够给他们提供保护,毋庸置疑,他们将会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郭淡又让人取来一些货物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黄义祖等人是立刻走了过去,拿着那些货物仔细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!这丝还真是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这瓷器,可真是精美,尤其是这上面的图案......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唯独李旦傻傻地站在原地,他呆呆地看着黄义祖等人,眼中充满着羡慕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郭淡来到李旦身旁,笑问道。

    李旦微微一怔,然后看向郭淡,尴尬道:“我...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已经将这两年所赚的钱,全部买了春宫画,准备去日本赚一笔,所以别说这钱,他现在就连吃饭的钱都成问题,要不是黄义祖看他是老乡,估计他们几兄弟就可能会饿死在海上。

    郭淡笑着点点头,道:“我可以先给你一船的货物,没有价格,你自己看着卖,到时赚得钱咱们五五分账。”

    李旦惊讶地看着郭淡,道:“为...为什么?你难道就不怕我私吞这一船货物吗?”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