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八章 天佑肥宅(1/2)

    承包大明正文卷第六百四十八章天佑肥宅这人还真是逼出来的,其实在很早之前,郭淡就想学骑马,毕竟骑马还是比马车要快得多,但想着想着,也就不了了之,这主要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于坐在马车里面查看一些资料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回,郭淡被朱翊鏐和徐继荣给硬拉上马,反而很快就学会了。

    虽然杨飞絮并没有阻止,只是表达了自己的关心,但其实她一直都在旁边保护着郭淡。

    这的确加快了他们回京的速度。

    而郭淡也想早点回去,虽然这事情关系不大,但是他害怕因为自己的预判失误,而导致万历对于他的整个计划,感到一些疑虑,他必须马上赶去解释这事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如郭淡的预计的那般。

    在郭淡收到消息的同时,关于关税入不敷出的消息也传遍朝廷。

    立刻就在朝廷内部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其实最先知道的是内阁和户部,但是因为户部里面也不是全部都是申时行的人,有很多是保守派,是站在权贵那边的,这消息很快就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真的就仿佛就踩着了那些大臣们的尾巴。

    立刻就闹到内阁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难道不觉得自己所言非常可笑吗?这治理河道,本就是朝廷的责任,又不是贪污受贿,又不是强抢横夺,如今为了减轻地方州府的负担,由户部来拨款继续治理河道,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”

    王锡爵也真是给他们气乐了。

    搞得他好像十恶不赦似得,说到底这钱也是用来造福百姓,造福国家,运河对于明朝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王大人此言差矣啊!”

    李植立刻反驳道:“是,治理河道确实是朝廷的责任,而原本关税也负担得起,是王大人您擅自做主,降低关税,并且言明由关税负担治理河道,而当时朝中就有不少有识之士就反对这么做,是王大人您一意孤行,而如今已经证明关税根本负担不起,而王大人又让户部拨款,这难道不是欺骗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丁此吕也道:“如果这样也行的话,那当初派谁去都能够解决问题,只要减税、免税,那百姓当然不会再继续闹下去,可是这么一来,国家财政必然负担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王锡爵不禁眉头紧锁,心里将郭淡给骂了个半死,当初郭淡预判是年中,他们也相信郭淡判断,导致他们是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言官可不是吃素得,说得也是句句在理啊。

    当初你王锡爵决定减税,同时又利用关税来减轻地方官府的负担,从而获得大家的支持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这么做,你根本就没法解决当时的问题,而如今情况不对劲,你又让户部来额外拨款,这么一来,还需要你王锡爵去吗?我去也行,反正就是减税,减税大家都开心。

    申时行见王锡爵顶不住了,这才开口问道:“那依各位之意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李植立刻道:“废除新关税,一切照旧。”

    王锡爵立刻道:“这可不行,新关税才执行多久,如此便废除,那会影响到朝廷的信誉。”

    李植笑呵呵道:“依下官之见,影响的只是王大人您个人的信誉吧。若是王大人愿意个人出钱来负担的话,那下官也不会有意见,但是下官坚决反对,户部再额外拨款治理河道。”

    杨铭深点点头道:“是呀!这户部刚刚才额外支出一笔军饷,如今又要为河道额外拨款得话,只怕户部也难以负担啊!”

    申时行突然道:“各位的建议,我会奏明陛下,到底是废是留,由陛下来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其实新关税目前影响并非是很大,但政治意义却是非常大,因为关税已经与内阁的权威挂钩,为什么李植他们要求废除新关税法,其目的并不在于关税法的本身,而是在于打击内阁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内阁主导的一次变法。

    只要废除新关税法,那么内阁的权威必然受到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迫使王锡爵辞职。

    内阁方面是绝对不会对此做出退让得。

    而保守派,是更加不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,他们在得知这个消息,那真是欣喜若狂,因为这事涉及到普通百姓,地方官府,以及户部,有着太多漏洞可以攻击。

    比如说,地方官府是肯定不会愿意对河道治理支出任何一文钱,谁让你王锡爵将关税从地方官府收回归中央所有。

    而要增税的话,商民肯定不愿意。

    好像怎么做都不对。

    这可是咬死王锡爵的一个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申时行、王锡爵也赶紧去找万历商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万历闻言,不禁沉眉问道。

    王锡爵立刻站出来,道:“回禀陛下,这都是臣得罪,是臣误信了那信行,以为关税能够负担得起运河的治理,不曾想,信行竟然计算错误,恳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张鲸、张诚同时瞟了眼王锡爵,心里暗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