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(1/2)

    别看他们答应得是非常勉强,但心里都已经乐开花了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在他们开始上奏,反击王锡爵的时候,他们都还认为自己是处于防守得一方,他们是要不惜一切代价,维护咱们官员的颜面,当时并未想到一举打垮郭淡。

    可谁也不曾想到,就在这维护的过程中.......占据绝对优势得对方竟然先挺不住了。

    讲道理?

    讲计谋?

    那都是狗屁啊!

    当初他们是想尽各种办法,一个又一个的阴谋,都没有从郭淡手中夺回四府。

    而这回就是全凭大家硬扛,结果就把对方给扛死了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就事论事,其实只要收回四府,那郭淡就等于是跌落神坛,变回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,就他做的那些买卖,虽然大,但其实也很正常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而且一切的一切都将回归到正轨上。

    张诚见他们全都点头答应下来,于是道:“陛下希望能够早日解决此事,你们要赶紧举荐官员前去四府接管。”

    这还用你说吗。

    放心!

    今天名单就会送过去。

    大臣们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可是身为内阁首辅得申时行,却是闭目不语,因为他知道,他举荐的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通过得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也是莫名其妙得遭重。

    张诚突然看向郭淡,道:“郭淡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郭淡唯唯若若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杨铭深他们这才想到,对呀!这个输家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用充满“慈爱”和“同情”的目光看着郭淡。

    你小子也有今日。

    你以前不是很嚣张吗?

    你倒是再嚣张嚣张!

    张诚道:“关于如何收回四府,陛下与咱家、督公,以及户部尚书商量过,郭淡的确在此次赈灾中花了不少钱,他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再留给四府。

    陛下希望将事情简单化,如此才能够早日解决,因此决定让郭淡直接退出,交还一切属于官府的地方,但是以前的潞王府暂时归皇家......。”

    丁此吕立刻道:“以前的潞王府可是国库出钱修建的?”

    张诚反驳道:“但是现在潞王府,可是人家郭淡出钱修建的,那这笔账该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......。”

    别提算账,一提算账,丁此吕这些文官,就彻底歇菜。

    张诚又继续言道:“而属于郭淡个人的买卖,就还是属于他个人的,同时免除开封府半年的税收,卫辉府三个月税收,等到官员去到四府,户部将会拨款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让郭淡收拾包袱走人,但是在财政方面,就直接一刀切割,如今在郭淡手里的钱,那都是属于郭淡的,而新官府的钱,将会由户部来拨。

    “內相,郭淡可是在这四府赚了不少钱,他应该留一些钱在当地,怎能由户部全部承担。”杨铭深觉得这真是太便宜郭淡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想想,郭淡当初接收的时候,那真是一贫如洗,都还欠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但官字两个口,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张诚直接看向户部尚书宋纁。

    宋纁讪讪道:“各位,根据朝廷与郭淡的契约,在未到期,任何一方擅自解除契约,理应赔偿对方,如今是郭淡与朝廷主动达成谅解,解除契约,故此朝廷不需要支付赔偿。”

    如果之前万历的决定成立的话,郭淡就是没有责任的,那么就属于朝廷毁约,这肯定是要赔偿得,宋纁的意思,如今是郭淡不要咱们的赔偿,你还问他要钱。

    这真不太好。

    张诚略显不耐烦道:“行了,行了,你们要真是一钱一分的去算,那算到明年可也算不好,陛下希望这事能够早点解决。”

    大臣们心想,真要算,还不一定算得过郭淡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因为郭淡只是输家,而不是罪犯,他们就不能用惩罚的方式,去要求郭淡,要是他们真的不满,那就只有跟郭谈去交涉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要谈多久,要真按契约来谈,一点也不夸张的说,郭淡真的能够把国库算到破产为止。

    杨铭深他们也想早点定下来,这拖下去,只怕又生变数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刀切,那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郭淡全部退出,至于郭淡在当地建立起来的三院制度,以及当地那些作坊,教育,等所有的一切,郭淡就统统都不管,就事论事,他也没有资格去管。

    他与那些人都是平等的,他凭什么管他们。

    官府就有资格。

    都是以后官府的事。

    故此双方很快就签订一份解除承包的契约。

    看到郭淡在上面签字,大臣们都是长出一口气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