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七章 经典“造反”(1/2)

    股份制就是一把非常经典得双刃剑。

    它能够让你一朝就拥有一切,也能够让你在一夕之间就失去一切。

    而如今就正在发生。

    一诺牙行的股价之所以年年大涨,不在于一诺牙行这个牙行,牙行自身是没有多少的生产力的,而是在于郭淡承包的四府,光每年税收就数百万两。

    这当然涨啊。

    如今郭淡突然失去四府,光凭你牙行,价值一百万两,这是怎么也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大家就开始疯狂抛售牙行股份,五条枪当然也被连累了。

    但几乎就没有人买。

    除非事情出现转机,不然的话,傻瓜才会在这时候购买牙行的股份。

    股价是一路下跌,实在是如今的人,很难接受亏钱的事实,导致才降到六七厘,要是在郭淡以前那个社会,早就跌倒谷底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遇到是郭淡这个良心商人,没有看着他们去死。

    郭淡采取了一系列的动作。

    首先,封厅。

    禁止任何股份交易。

    其次,将飘渺虚无的股份再拉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其实郭淡定义得股份,不是真的一张纸,而是代表着实物,也许你手中的股份,就是牙行的一张椅子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其实太复杂的股份结构,他们也弄不明白,郭淡也没有想过去搞那些骗钱的玩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是追求钱,而是在追求资本,资本里面肯定包含着钱,但是钱可不等于资本。

    他是非常直白的告诉大家,我们一诺牙行是以诚信立足,是不会欺骗大家的,目前行正在加紧出售各牙地的资产,等卖光之后,将资金回笼,会以一分的价格,来回购大家手中的股份,根据他的预算,在明年就能够完成。

    而在明年,一诺牙行将会关门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震惊京城。

    郭淡是彻底玩完呢?

    就只是这样?

    即便在抛售牙行股份的人,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但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柳家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一切应该都是真的,因为在此之前,郭淡就已经在变卖牙行在外地买卖,他们的仓库、船队,都是低价卖给了别人,这是不可能有假的。”

    柳承变神情激动地向柳宗成说道。

    柳宗成却是一声哀叹。

    柳承变问道:“爷爷,你为何叹气?”

    柳宗成瞧了眼柳承变,叹道:“这就是我们商人宿命啊!”

    他们柳家虽一度与寇家势如水火,但他们都是商人,难免会感到兔死狐悲啊!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纵观整个大明朝的商界,郭淡都是绝无仅有的,但就这绝无仅有,也未撑过几年,顷刻间,便轰然倒塌,由此可见,商人还是得安分守己啊!

    其实郭淡变卖牙行资产的消息,早就已经传到京城,这也是股份下跌的一个原因,同样的,这也是大家安心得原因。

    而且心里对郭淡有一丝丝敬佩。

    是条汉子。

    说到做到,当初买你的股份不亏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人也都相信,郭淡这回是彻底玩完了。

    他该卖的全都卖完了。

    几乎都是亏本出售。

    不可能再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所以不少人心里都感到一丝丝悲凉,曾今风光一时得一诺牙行,突然间,就跌落谷底,许多与牙行的合作也纷纷终止,就连兴安伯的酒庄都与牙行终止了合作。

    当初一诺牙行就是凭借与兴安伯合作起家的呀!

    当然,是郭淡主动要求取消的,他将那些业务都卖了,也没有能力在运营酒庄。

    可有趣的是,卫辉府、开封府的奏报也在这时候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似乎有人比他还要死得快。

    他至少还要到明年才死,但是卫辉府、开封府连今年都不一定扛得过。

    这顿时引起李植、杨铭深等人得警惕。

    难道这又是郭淡设下的圈套。

    郭淡虽然跌落神坛,但还是躲在万历的保护圈内,牙行外面还是有禁卫,官员始终无法利用权力来对付他。

    虽然万历请了病假,但他是将这事交给张诚和张鲸,而且是以司礼监为首,这官府要抓郭淡,首先得经过司礼监的同意。

    李植他们就将此事告知司礼监和东厂,弹劾郭淡与卫辉府的商人密谋造反。

    张诚也立刻就将郭淡请来司礼监,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清楚,我已经彻底退出四府,那边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郭淡一句话就推得是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植哼道:“难道你也不知道那些商人将钱都存入你们一诺钱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况且这事,各位大人也不需要来问我吧?各位大人什么时候变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