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九章 生死存亡(2/3)

不得不承认,江浙地区的确是人杰地灵,除了打仗不行之外,其余方面都很厉害。

    不管是治理,还是做买卖。

    江浙商人可也是非常精明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天没有干别的,就都在算,入驻卫辉府的收益和风险。

    他们都希望以最低的成本入驻卫辉府,理由就是,即便郭淡到时反扑,我们也不会亏损太多。

    他们提出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好处要占尽,风险你们来担。

    就算是说抢劫,那也不能说错。

    其一,免除他们今年的所有税收,官府别问我们要一分钱。

    其二,他们要求作坊的租金,一年后再结算,且这租钱不能超过他们这一年中所得利润的一成,而且要根据他们的收益来算,如果他们赚得很多,那就给百分之几,但如果赚得不多,那就可以一成,里面还有很多细节,反正就是怎么对他们有利,就怎么干。

    其三,限制住粮价的同时,还不能够规定工薪标准,我们爱给多少是多少。

    还有诸多细节方面的要求,比如说,纺织作坊,就必须包括那些纺织机,是一体得,不给我纺织机,我们怎么开工。

    这一条条下来,等于他们都不需要花什么钱。

    但这回官府又不骂他们奸商,你们赶紧来,怎么样都行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不惜逼迫吉贵重新开放的以前的潞王府,而且是以江浙商人的条件来租。

    吉贵也没有办法,虽说是皇家的,但要不开的话,万一发生暴动,他就得背这锅,他还是暂时开放了潞王府,但同时也马上上奏皇帝,是他们逼我开放的。

    这可比周丰他们当时入驻要爽多了,全部都是现成,官员们非常无耻的把那些纺织机等工具,全部送给江浙商人,但要算起来,这应该算是秦庄、周丰他们的。

    唯独没有送给他们的,就是温泉阁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朱翊鏐的。

    一诺钱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秦庄冲着辰辰和曹小东激动道:“你们姑爷不是说,只要等上几日,他们就会顶不住吗?”

    周丰也气急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如今我们失去了卫辉府,又得罪了官员,我们就算回京城也混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他们全都是两头不着岸,会困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哎呦!我的皮革作坊。”

    胡渊都哭了。

    辰辰忙道:“各位勿要着急,姑爷他一定有办法,我已经让人传信给姑爷,各位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下去,可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曹达口沫横飞,又嘀咕道:“早知如此,当初还不如答应吕郎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胡渡突然站出来,道:“你们对郭淡就如此没信心么?想当初我们遇到那么多困难,不也都闯过来了吗?我相信郭淡一定会想到办法帮我们度过此次危机的。”

    许寒也道:“不错,这时候我们更加应该团结。”

    周丰鄙夷道:“哼,你们还好意思说,这里面就你们晋商没有关门。”

    胡渡道:“我们昨日已经宣布关闭所有的茶庄,只要郭淡不来,我们茶庄绝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周丰双目一睁,惊讶地看着胡渡他们。

    这么讲义气?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入坑,你们晋商也真是够狠。

    其实并非这些晋商讲义气,而是这卫辉府临近山西,在他们看来,也算是他们晋商的势力范围,但是如今大量的江浙商人入驻,这令他们感到极其恐慌。

    如果让江浙商人打通与蒙古的联系,等于江浙商人同时控制着原料、生产,以及销售,那他们晋商还玩个屁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,是坚定的站在郭淡这边。

    不带任何犹豫的。

    决不能让江浙商人控制卫辉府。

    当然,郭淡在他们这里还留了一手,一直都没有用,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但他们认为郭淡还是有机会得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前几日还一片欢乐得总经理办公室,如今是一片愁云惨淡,而烛光令这种氛围更显得浓烈。

    郭淡坐在椅子上,双手枕于脑后,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一旦让江浙商人在卫辉府稳定下来,我们可能永远失去卫辉府。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寇涴纱面色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徐姑姑却略显好奇道:“你不应该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跟官场没有关系,纯粹商业运作,徐姑姑认为郭淡不可能忽略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郭淡缓缓睁开眼来,苦笑道:“难道居士认为我现在是在演戏吗?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在你们面前演戏。”

    徐姑姑没有做声,静待下文。

    郭淡叹道:“我不是没有想到,而是对于我而言,最好的结果,就是能够速战速决,否则的话,我也不会采用这种窒息策略,而如今的话,我也没有必胜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