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章 以无招胜有招(1/2)

    “卑职参见!”

    “郭淡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朕方才收到消息,他们找来大量的江南商人接管卫辉府的作坊?”

    不等郭淡行礼,万历就焦急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郭淡之前也曾向他保证过,那些猪一般得对手,是挡不住他的这一波休克攻势,而现在情况又是峰回路转,万历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郭淡讪讪道:“回禀陛下,卑职方才也收到了消息,卑职令陛下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万历听罢,紧张道:“也就是说咱们已经输了?”

    郭淡如实道:“输是没有输,只不过只不过这回可能要亏损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亏亏多少?”万历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郭淡道:“至少百万两以上。”

    万历吸得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心疼!

    心疼啊!

    “百百万两?”

    万历的眼神就好像在说,朕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换个数字好么。

    郭淡抱拳道:“卑职有罪,因为卑职在灾情爆发之时,也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,当初在灾情中投入的几十万两,肯定是无法回本。再加上江南商人的到来,令卑职无法速战速决,今年四府的税收恐怕白白损失掉了,再加上我们的业务都将停滞一年。”

    这事出突然,完全没有预兆。

    他当初在灾情中投入那么多钱,预计是在秋收之后能够赚回来得,但如今就全部打了水漂,开封府是直接就废了他的租用契约,什么契约,官员如果要守契约,那谁还愿意当官,河南道将会送粮食过去赈济。

    不但打了水漂,还为了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。

    过得好半响,万历才回过神来,问道:“你现在还有多少把握能够取胜?”

    郭淡沉吟少许,道:“七成。”

    “朕要十成。”

    万历那胖胖的脸,透着一丝倔强,“这回朕一定要赢,不但要赢,还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事还真怪不得郭淡,郭淡真是比岳飞还要冤,这不亏也亏了,既然自己已经是损失八百,那必须要让对方付出一千的代价,否则的话,这口恶气怎么也出不了。

    “卑职这回一定不会再让陛下失望。”郭淡抱拳道。

    万历突然又小声问道:“她还好吗?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回禀陛下,她正在钱库点算银两。”

    万历点点头,然后便钱库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钱库里面,只见里面偌大的钱库,只有两个女人在里面,一个杨飞絮,还有一个就是朱尧媖。

    此时朱尧媖正在拿着一个账本在点算银两,当她见到万历突然到来,不免一惊。

    万历见到朱尧媖,脸色一喜,上前一步,“永!”

    “皇帝。”

    朱尧媖却是往后退的一步。

    万历也注意到朱尧媖有些抗拒,当即收住脚步,又偏头看向郭淡。

    郭淡顿时露出一脸委屈,好似说,这跟我可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万历又打量了下朱尧媖,见她面色红润,双目炯炯有神,与之前那个病怏怏得永宁公主,简直是判若两人,心里又稍稍松得一口气,只是微笑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向郭淡问道:“这里现在有多少银两?”

    郭淡心领神会,向朱尧媖招手道:“芳尘,你还愣着作甚,快些过来告诉陛下。”

    愣着作甚?万历一头问号地看着郭淡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对公主的语气吗?

    该死的,这可不是潞王,而是皇帝。郭淡神色一变,一脸谄媚道:“芳尘小姐,劳烦您给陛下介绍一下钱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朱尧媖从未见过郭淡这番神态,不禁噗嗤一笑,但旋即又抿了抿唇,然后来到万历身前,道:“启禀陛下,根据账本上来看,这里一共放有二百三十六万两。”

    万历只想多和妹妹说上几句话,问道:“这账本不是你记得吗?”

    朱尧媖摇摇头道:“我是前几日才来到这里的,暂时还没有点算完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朕亲自来点。”万历乐呵呵道。

    郭淡闻言,却是不寒而栗啊!

    他知道万历不是在开玩笑,他真的会亲自点啊!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万历又掏出他那块龙丝帕,开始点算银子,眼神是如此的着迷。

    擦得亮亮的,摆放的整整齐齐。

    郭淡小声向朱尧媖道:“学着一点。”

    朱尧媖点点头,但眼中却充满着忐忑,她自问做不到如哥哥一样,这那是在点数,这就是一门艺术,经万历擦过的银子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去多久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万历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道:“没错,是二百三十六万两。”

    郭淡回头看去,整个钱库仿佛已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李贵小声提醒道:“陛下,时辰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