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不一样的精灵世界(1/2)

    深秋。

    枯黄的落叶打着旋儿从空中飘下,给生硬、粗粝的街道平添了几分颜色。

    斑驳电线杆上,几只乌鸦沙哑了喉咙,却没人理睬。

    金黄市的某处阴暗逼仄的巷子。

    凌乱堆弃的垃圾堆中,恣意肆流的污浊脏水里,躺着道瘦骨嶙峋的身影。

    枯槁的面庞,破旧的衣衫,以及沾满泥泞的裸露脚掌。

    那身影静静的,似乎心跳都已经沉寂。

    只是胸前的手中,死死抓着枚红白相间的圆球。

    指尖泛白,青筋突兀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那人眼皮一颤,伴随着急促的喘息,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是蒙了层灰雾的眸中尽是迷茫,转而逐渐清明。

    记忆如同倒灌的泉水,肆意冲击意识。

    坐了片刻。

    才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他叫夏彦,出生于金黄市的贫苦家庭,父母积劳早亡,他翻过垃圾,吃过腌臜,偷过东西,睡过大街,是金黄市最典型的底层居民。

    自出生起,他的目标就只有一个,活着。

    而现在,原本的夏彦死了,再次醒来的,是个来自遥远世界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我,还活着?”带着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指缝中的泥垢,隐约可以看见的嶙峋肋骨,以及那因为用力而有些僵硬的手中,握着的那枚精灵球。

    透过透明的红色玻璃,可以看到其中有只娇小的黄色身影。

    “精灵......”

    哗啦啦...

    天空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细雨,给整座城市蒙上了层轻纱。

    雨点拍打着瘦弱的身体,冰冷沁入骨髓,一点点夺走本就残留不多的体温。

    刺骨的寒意席卷着意识。

    夏彦感受到了腹中的绞痛,嘴唇的干涸。

    而比起这些,彻骨的凉意才是他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接了点雨水往嘴里送,稍稍缓解了嘴干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行,我需要食物,需要遮蔽的场所,需要温暖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夏彦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状态。

    孱弱的身体根本经不起任何的磨砺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场雨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小子就是跑到了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蓦然。

    细微的声音穿过薄薄雨幕,传入了夏彦耳中。

    紧而是几道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夏彦眯着眼睛,吃力地撑着膝盖,踉跄着从脏水中站了起来,浸泡在水中的脚掌渐渐失去知觉,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雨幕下,三道人影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哒哒哒......

    踩着雨水。

    迅速穿过朦胧的水汽,出现在了夏彦面前。

    为首的,是一个模样凶狠,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男人,凶戾的目光仿佛要吃人。

    当扫过的目光落在夏彦手中的精灵球时,贪恋变得无法抑制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就是他!”刀疤男旁边的狗腿子模样嚣张,指着夏彦,狭长的眸子闪烁着,眼底深处也满是贪婪。

    这个刀疤男夏彦认识。

    是混迹于这条街上的一个混混,因手段凶狠,行事颇为蛮横,算是一些混混的头子。

    但说到底,他也只是金黄市最底层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群混迹最底层的人来说,改变命运的唯一方法就是获得一只精灵,从而跻身进入训练家的行业。

    训练家,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。

    而精灵,则是这个世界最硬的拳头。

    没有精灵,他们始终都只是一群为了活下去而好勇斗狠的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夏彦手中就有一枚精灵球!

    咔咔......

    刀疤男捏着拳头,目光凶戾,朝夏言走来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孱弱的身体,根本经受不住这种常年打架所磨砺出来的拳头。

    没有言语,不用言语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人,不论是抢地盘,抢食物,拳头硬就是道理。

    夏彦深谙这点。

    看着越来越近的刀疤男,紧了紧手中的精灵球。

    这枚精灵球是烫手的山芋,但又是改变命运的机会,也是他目前的唯一依仗。

    嘴巴微张,随着喉结蠕动,恶臭刺激的空气一点点吸入肺叶。

    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享受着肺部的灼痛。

    按下精灵球上的按钮,伴随着一道红光,精灵球打开,一只体型娇小呈土黄色,身体分节,头上和尾巴上都长有尖刺,长有有七对粉色腹足的虫类精灵出现在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独角虫。

    十分常见的精灵。

    对训练家来说,它是弱小的代名词,而对普通人而言,群居且带毒的它们,是森林中不能招惹的存在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